青春诗歌

唐诗江湖里的“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”

来源:文学之家 2021-02-08 23:22阅读数:99

喜欢金庸武侠小说的朋友应该知道,金庸笔下有个著名的民间论坛,叫做“华山论剑”,论坛内容之一就是评选当世武功绝顶高手。《射雕英雄传》第一次华山论剑产生了“五绝”,即东邪黄药师、西毒欧阳锋、南帝段智兴、北…

    喜欢金庸武侠小说 的朋友应该知道,金庸笔下有个著名的民间论坛,叫做“华山论剑”,论坛内容之一就是评选当世武功绝顶高手。

  《射雕英雄传》第一次华山论剑产生了“五绝”,即东邪黄药师、西毒欧阳锋、南帝段智兴、北丐洪七公、中神通王重阳。

  《神雕侠侣》第三次华山论剑产生了“新五绝”,即东邪黄药师、西狂杨过、南僧一灯、北侠郭靖、中顽童周伯通。

  喜欢唐诗的朋友应该知道,《全唐诗》共收录了二千二百多名诗人 的四万八千九百多首作品。

  如果把唐诗比作一个江湖,那么哪五位诗人可称之为“五绝”呢?

  依我看,非李白、杜甫、王维、白居易、李商隐五人莫属。五人中,盛唐三人,中唐一人,晚唐一人。

  诗魔白居易 VS 东邪黄药师

  “魔”和“邪”意思有些相近,有个词语叫“邪魔外道”。

  两人的姓氏有共同点,一个姓白,一个姓黄,都是一种颜色。

  两人服色有共同点。在五行中东方对应青色,所以黄药师“身穿青衣直缀,头戴同色方巾”。白居易则留下了“司马青衫”的成语。

  按照唐朝官员服色的规定,三品以上服紫色,四品服深绯(红色),五品服浅绯,六品服深绿,七品服浅绿,八品服深青,九品服浅青。

  白居易做江州司马时,品级较低,所以只能穿青袍。当然,白居易后来做了大官,服色变了,那是后话。

  白居易和黄药师的住处有共同点。黄药师住在桃花岛,是一个世外桃源,位于浙江省舟山市,属于东方。白居易晚年住在洛阳履道里,洛阳号称“东都”,有一个“东”字。

  而且白居易晚年生活 十分悠闲,挂着闲职,拿着高薪,住着豪宅,没事就和一帮朋友游玩赋诗。洛阳对他来说,就像桃花岛那样的世外桃源。

  白居易和黄药师的家庭有共同点。黄药师的妻子叫冯蘅,她死后,黄药师对她念念不忘,终身未娶。他们只有一个女儿,叫黄蓉。

  白居易有个初恋叫湘灵,因为家庭原因,最终没有在一起,但白居易一直对湘灵念念不忘,为她写过很多诗。例如《冬至夜怀湘灵》:

  艳质无由见,寒衾不可亲。何堪最长夜,俱作独眠人。例如《夜雨》:

  我有所念人,隔在远远乡。我有所感事,结在深深肠。乡远去不得,无日不瞻望。肠深解不得,无夕不思量。况此残灯夜,独宿在空堂。秋天殊未晓,风雨正苍苍。不学头陀法,前心安可忘?白居易在子嗣方面甚是艰难,他35岁才结婚,生过几个儿女,但只有一个女儿长大成人,名叫阿罗,其他子女都不幸夭折。所以白居易和黄药师一样,一生只有一个女儿。

  白居易和黄药师的个性有共同点。黄药师喜欢自由,个性潇洒,后来还离开桃花岛,行踪不定。白居易晚年不问世事,诗酒自娱,过得很潇洒。

  有两句诗概括黄药师,“桃花影落飞神剑,碧海潮生按玉箫”。也有两句诗概括白居易,“童子解吟长恨曲,胡儿能唱琵琶篇。”出自唐宣宗李忱写的《吊白居易》:

  缀玉联珠六十年,谁教冥路作诗仙。浮云不系名居易,造化无为字乐天。童子解吟长恨曲,胡儿能唱琵琶篇。文章已满行人耳,一度思卿一怆然。诗中“浮云不系、造化无为”八个字,用来形容黄药师也很适合。

  黄药师很有音乐细胞,会吹碧海潮生曲,白居易则写了史上最著名的音乐诗《琵琶行》。

  诗仙李白 VS 西毒欧阳锋、西狂杨过

  李白和欧阳锋都和“白”有缘。

  西方对应白色,所以欧阳锋身穿白衣。而李白名白,字太白。传说李白的妈妈梦见太白星进入她的肚子,后来就怀孕生下李白。

  虽然我们不知道李白平时喜欢穿什么颜色衣服,但他给人的感觉就是白衣胜雪,衣袂飘飘的。

  李白和欧阳锋的家都在西边。欧阳锋的家是白驼山庄,在西域大漠深处。西属金,所以欧阳锋名字里有金。李白出生在中亚碎叶城,五岁时搬家到四川省江油市青莲乡,都是在西边。

  李白和欧阳锋外貌有些相似。金庸书中说欧阳锋“高鼻深目,脸须棕黄,英气勃勃,眼神如刀似剑,甚是锋锐,语声铿铿似金属之音。”

  关于李白的外貌,史书鲜有记载,仅李白的超级粉丝魏万在《李翰林集序》中写了一笔,“眸子炯然,哆如饿虎,或时束带,风流酝藉。”眼睛很亮、很大,是不是和欧阳锋有些相似?

  李白身上有狂气,比“西狂”杨过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两人都蔑视权威,杨过对爷爷辈的武林前辈黄药师说道:“也非定须师徒,方能传扬你的邪名。你若不嫌我年纪幼小,武艺浅薄,咱俩大可交个朋友,要不然就结拜为兄弟。”够狂!

  李白则在诗中写道“我本楚狂人,凤歌笑孔丘。”连大圣人孔子都敢嘲笑,简直狂得没边了。

  他的狂是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;是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;是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 颜”;是让“力士脱靴、贵妃捧砚”。李白可以说是唐代诗人中的第一狂人。

  李白和杨过都有鸟为伴。杨过的身边有一只大雕。李白的诗中经常出现大鹏。我猜大鹏就是根据大雕臆想出来的。

  李白写过著名的《大鹏赋》,“激三千以崛起,向九万而迅征。背嶪太山之崔嵬,翼举长云之纵横。”以大鹏自比,抒发胸中的远大抱负。

  李白还在《上李邕》中写道:

  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假令风歇时下来,犹能簸却沧溟水。时人见我恒殊调,闻余大言皆冷笑。宣父犹能畏后生,丈夫未可轻年少。就连李白最后一首诗里都有大鹏。上元三年 (762年),李白病重,在病榻上把手稿交给了李阳冰,赋《临终歌》与世长辞:

  大鹏飞兮振八裔,中天摧兮力不济。馀风激兮万世,游扶桑兮挂石袂。后人得之传此,仲尼亡兮谁为出涕?

  诗佛王维 VS 南帝(僧)段智兴(一灯)

  段智兴达到过社会地位的巅峰,当过皇帝。王维达到过读书人的巅峰,当过状元(王维于开元十九年状元及第)。

  段智兴和王维的人生 都可以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。段智兴前半生是段皇爷,后半生是一灯大师。

  王维的人生以四十岁左右为界,前半生有过积极的政治抱负,希望干出一番大事业,后因政局变化无常而逐渐消沉下来,吃斋念佛。

  王维素以山水诗著称,其实他前期的诗既有静气、灵气,也有豪气、贵气。有豪气者如《从军行》:

  吹角动行人,喧喧行人起。笳悲马嘶乱,争渡金河水。日暮沙漠陲,战声烟尘里。尽系名王颈,归来献天子。又如《出塞作》:

  居延城外猎天骄,白草连天野火烧。暮云空碛时驱马,秋日平原好射雕。护羌校尉朝乘障,破虏将军夜渡辽。玉靶角弓珠勒马,汉家将赐霍嫖姚。还有大家熟知的《少年行四首》《观猎》《使至塞上》《老将行》《燕支行》等。

  有贵气者,如《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》:

  绛帻鸡人报晓筹,尚衣方进翠云裘。九天阊阖开宫殿,万国衣冠拜冕旒。日色才临仙掌动,香烟欲傍衮龙浮。朝罢须裁五色诏,佩声归向凤池头。这首诗把大唐的恢弘气度、皇家的富贵景象写得淋漓尽致,有贵气的诗还有《洛阳女儿行》等。

  王维晚年的诗就以静气、禅气为主了,很多诗清冷幽邃,远离尘世,无一点人间烟火气,充满禅意,进入一种宗教的境界。如《叹白发》:

  宿昔朱颜成暮齿,须臾白发变垂髫。一生几许伤心事,不向空门何处销。如《酬张少府》:

  晚年唯好静,万事不关心。自顾无长策,空知返旧林。松风吹解带,山月照弹琴。君问穷通理,渔歌入浦深。《旧唐书•王维传》记载:“维弟兄俱奉佛,居常蔬食,不茹荤血,晚年长斋,不衣文彩。”“退朝之后,焚香独坐,以禅诵为事。”“临终之际,以缙在凤翔,忽索笔作别缙书,又与平生亲故作别书数幅,多敦厉朋友奉佛修心之旨,舍笔而绝。”完全是一副高僧的做派,与一灯大师何其相似。

  诗圣杜甫 VS 北丐洪七公、北侠郭靖

  洪七公是一帮之主,杜甫生前虽然没有创立什么门派,但他后来被江西诗派尊为“一祖三宗”的“祖”(“三宗”是黄庭坚、陈师道、陈与义),两人都是大门派的领军人物 。

  杜甫在形象上有点接近于“丐”,安史之乱中,杜甫冒险逃出长安,来到凤翔投奔唐肃宗。

  见到皇帝之时,杜甫已是衣衫褴褛,风尘满面。他在诗中说“今夏草木长,脱身得西走。麻鞋见天子,衣袖露两肘”。

  可不是一副乞丐的模样吗?而且杜甫经济条件不好,经常要靠朋友接济,这也有点像乞丐。

  杜甫和郭靖也有共同点,郭靖在襄阳成名,杜甫则原籍在襄阳。

  杜甫和郭靖最大的共同点,就是两人都很有家国情怀。

  郭靖是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”数十年来苦守襄阳,抵抗蒙古铁骑,保境安民。

  杜甫则是始终忧国忧民,早年的志向是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;

  对百姓的同情是“穷年忧黎元,叹息肠内热”;

  甚至临终时仍在惦念“战血流依旧,军声动至今。”正如苏轼所说,“一饭不忘君(在当时君和国是一体的)”。

  郭靖很崇敬杜甫,在《神雕侠侣》二十一回中,郭靖和杨过经过杜甫故里,郭靖吟诵起杜甫的《潼关吏》,其中有两句是“艰难奋长戟,万古用一夫。”

  郭靖道:“前几日你郭伯母和我谈论襄阳城守,想到了杜甫这首诗。她写了出来给我看。我很爱这诗,只是记心不好,读了几十遍,也只记下这几句。你想中国文士人人都会做诗,但千古只推杜甫第一,自是因他忧国爱民之故。”

  杨过道:“你说“为国为民,侠之大者”,那么文武虽然不同,道理却是一般的。”

  你看,连金庸都认为郭靖是向杜甫学习。

  玉溪生李商隐 VS 中神通王重阳

  李商隐祖籍怀州河内(今河南焦作沁阳市),出生于郑州荥阳(今河南郑州荥阳市),正是中原地区,称得上一个“中”字。

  王重阳是道士,李商隐也学过道。

  大约在大和九年(公元835年)前后,李商隐曾在王屋山的支脉玉阳山隐居学道二、三年,还与女道士宋华阳发生了一段恋情。

  李商隐对道家经典《道藏》下过苦功,以致于后来他许多诗句都是源于《道藏》。如《碧城三首》:

  其一

  碧城十二曲阑干,犀辟尘埃玉辟寒。阆苑有书多附鹤,女床无树不栖鸾。星沉海底当窗见,雨过河源隔座看。若是晓珠明又定,一生长对水晶盘。其二

  对影闻声已可怜,玉池荷叶正田田。不逢萧史休回首,莫见洪崖又拍肩。紫凤放娇衔楚佩,赤鳞狂舞拨湘弦。鄂君怅望舟中夜,绣被焚香独自眠。其三

  七夕来时先有期,洞房帘箔至今垂。玉轮顾兔初生魄,铁网珊瑚未有枝。检与神方教驻景,收将凤纸写相思。武皇内传分明在,莫道人间总不知。王重阳和林朝英一直为情所困。李商隐一生也为情所困,写了很多爱情 诗。华中师范大学戴建业教授说:“我不太喜欢李商隐,他的爱情诗全都是单相思,写得痛苦死了。”

  王重阳以“先天功”力压其他四绝,李商隐则以“无题诗”独树一帜,以朦胧唯美 著称,开辟了其他四位大家没有过的新领域。随便选一首《无题》诗如下:

  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。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晓镜但愁云鬓改,夜吟应觉月光寒。蓬山此去无多路,青鸟殷勤为探看。王重阳开创了一大门派“全真教”,传人有马钰(丹阳子)、丘处机(长春子)、谭处端(长真子)、王处一(玉阳子)、郝大通(广宁子)、刘处玄(长生子)和马钰之妻孙不二(清静散人)等“全真七子”,但是后继者青黄不接,武功一代不如一代,再没有成大器者。

  李商隐则开创了一大诗派“西昆派”,代表传人有杨亿、刘筠、钱惟演等,但他们也只是学得了李商隐的皮毛,流于隐晦迷离,难于索解,至有“诗家总爱西昆好,独恨无人作郑笺”之说,也没有人成为大家。

  王重阳在“五绝”中存在感较弱,但其他四绝对他很服气。

  李商隐在唐诗五位大佬中的存在感也较弱,但是唯一一个与他同时代的白居易对他也很服气,恨不得叫李商隐“爸爸”。

  据《唐才子传》记载:“时白乐天老退,极喜商隐文章,曰:“我死后,得为尔儿足矣。””后来李商隐生了一个儿子,真的取名叫“白老。”

  如果把唐诗比作一个江湖,它和金庸的武侠江湖一样精彩,这里也有塞北江南,有孤烟落日,有金戈铁马,有儿女情长,有家国情怀。

  金庸江湖有“五绝”,唐诗江湖也有“五绝”。我认为如果把他们每个人的诗歌 背诵一百首,那么唐诗的半壁江山就尽在掌握中了。

  唐诗“五绝”与金庸江湖“五绝”的共同点我暂时就想到这些。亲爱的读者们,你还想到了其它共同点吗?

http://m.wenxuezhijia.com/article/185742.html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
热点话题
文学之家 > 诗词歌赋 > 青春诗歌 > 正文